医生说我没救了

又来探望我啦?

【卡带/脑洞】Mr. & Mr.Hatake (ABO)

终于等到这个paro呜呜呜呜呜好吃好吃——

喜欢喜欢!!!!上班期间再看一遍发现还有更新的样子!!!

柠檬弹珠汽水。:


每个圈的必经之路史密斯夫妇梗怎么能不来一发,我超想看的?!!!
我觉得我目前笔力可能驾驭不起……先写片段爽爽。明明这么好的脑洞……我一写就……

 散落的三个片段,做好画风突变的准备。



Mr. & Mr.Hatake (ABO)


*

 

哥伦比亚。

 

旗木卡卡西向旅店老板点了一杯酒,等待酒端上来的时间他和老板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突然一群警卫队持枪闯了进来,纷至沓来的脚步声和门外有序的指令声打破了这家小旅店的宁静。卡卡西接过那杯酒轻抿一口,转头问刻意压低身高的老板发生什么事情了。

 

胆小怕惹事的老板操着不流利的英文解释道:“这片区域的那个人被暗杀了,他们正在搜查所有独行的旅行者。”

 

试图降低存在感的老板上下打量那位银发的Alpha顾客,略带疑虑哆哆嗦嗦的问:“你不是,对吧。”

 

卡卡西给他一个安抚意味的笑容,那通常都很有用,“我当然不是,我只是名普通的游客。”他拖长了音调,看着逆光推门而入的新旅客,“更何况,我有伴。”

 

那是一名黑发的Omega,他略甜的信息素被阳光烘焙的更加迷人。男人西装革履,裁剪妥帖的布料描着他的腰线,他带着墨镜,一手抓着纯黑的行李箱,看起来像是被后面的警卫队追问慌不择路选择走进了这家小店,好看的眉毛不耐烦地皱起。

 

哦,还是一名独行的Omega。

 

他看过来了,摘掉墨镜的动作干净利落,光影分割下他的面孔既凌冽又柔和。他指指耳朵示意他听不懂那些警卫员在说什么,然后松开行李箱的把手,迈向卡卡西的步伐如同一条笔直的线,割开周遭的喧闹和嘈杂,像一把锐利的刀刺进卡卡西的心。

 

卡卡西把高脚杯搁置在吧台上,不动声色将腰带上的勃朗宁M1910挪了位置。黑发的Omega一把抓住他的领带,嘴巴撞上去唇齿相交。一个热情且凶狠的吻,特别适合Alpha和Omega之间久别后的重逢不是么?卡卡西的手恰到好处揽着他的腰,舌头撬开对方牙关,浓郁香醇的酒味在俩人的口腔里发散交融。

 

仿佛相恋多年的情人。

 

警卫队面面相觑,尴尬地移开视线,银发Alpha带有攻击性的信息素迅速扩散开来,同为Alpha的部分警员们浑身难受,此刻Alpha的占有欲是可怕的,打扰小情侣重逢是要被驴踢的。搜查过其他旅客后,他们迅速结束行动撤出旅店。

 

卡卡西和那名黑发男人结束热烈缠绵的吻,卡卡西维持着搂着腰的动作,向老板要了两杯酒。在卡卡西和老板交谈的片刻,黑发男人将藏在袖内的小刀偷偷转移到了背后,拉平后摆。

 

那人接过酒,和卡卡西碰杯,酒液入喉,他双唇紧闭似乎在思索什么。然后他对着卡卡西开口说了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声音略带沙哑又有磁性:“祝劫后余生?”

 

卡卡西笑着回他:“祝劫后余生。”

 

“要不,我们认识一下?我是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

 

 




*

 

宇智波带土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抱着游戏手柄和迪达拉联机打对战,在双方战局白热化的时候,他突然没头没脑来了句:“我想结婚了。”

 

迪达拉手一抖,好不容易攒的大放歪了,被带土抓住机会一套连带走。郁结在心的闷气让他想抓这家伙去训练室来一场爆炸艺术,结果带土双臂环着膝盖挺纠结地缩在沙发上,双手无意识地操作小人在迪拉达的尸体上方蹦蹦跳跳。

 

F**K!

 

迪达拉咬牙切齿地把刚萌发的对同伴的关心咽下去,摔下手柄留下一句恶狠狠的“滚。”

 

晓佣兵团的各位该干嘛干嘛,像是干柿鬼鲛擦拭着他的爱刀、角都数钱、飞段在角落里拜他的邪神教,很是习惯宇智波带土的突然发作的样子。

 

宇智波带土继续自说自话:“他长的好看,又是名自由摄影师,全世界乱飞,这不是很我的工作很配么?我也满世界乱跑。”

 

他满世界乱跑是为了记录美好的瞬间,你满世界乱跑是为了将地狱降临人间,哦,虽然他们这几个都是干这行的。鼬沉默地摸出一把枪开始组装训练,还是没人理他。

 

沉默的气氛像是戳中了带土的痛点,他转头向组织里唯一的艳丽女人,至少小南还有点反应——她折纸的动作比平常慢了三分之一——开口为他的Alpha辩护:

“你们都没看过他的脸,帅的想让人给他生孩子的那种。”

 

…………


妈的谁想听这个?

 

佩恩忍住脾气,视线从战术报告挪开,晓的头儿开口:“你调查过他的背景吗,万一是想打入组织的间谍呢?”

 

带土像是料到他会这么问,简直在质疑他作为特种雇佣兵的业务水准。“我在组织的资料库里搜过,背景干净的像一张白纸,绝对的五好市民,拍摄的作品还拿了奖。顺便一提我把他的资料设为最高机密权限了,也就是只有我能看,你们别想找他麻烦。”晓的实际掌权者如是说。

 

说的谁想看一样,再说,你就是他最大的麻烦。

 

谁也没有成功解码过宇智波带土神逻辑的运行方式,他执行一个射杀指令只要五秒,从敌方的包围圈完美逃脱可能需要一分钟。这次他静静地窝在沙发上苦思冥想了十分钟,思考出一个比较完善的答案也是应该的。

 

只见带土双手握拳敲掌心,像是刚刚困扰他的难题瞬间迎刃而解:“我都让他标记了,所以为什么不结婚呢?”

 

恋爱中的人智商为负,诚不欺我。

 

 

*

 

大和看着桌对面一脸有心事的旗木卡卡西,终究是敌不过良心的拷问,开口问:“前辈最近遇上什么烦心事了吗?”

 

木叶组织里不露脸也有超高人气、代号“斯坎尔”的特工,此刻正双手交叠抵在下巴中,一贯的死鱼眼里居然被他解读出忧郁的情感。

 

“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大和很确定卡卡西自己都没注意到他语气里的深情款款,这分明就是一头栽进去的架势。

 

“前辈是遇到什么人了?”大和很好奇,究竟是何方神圣能拿下木叶组织里Omega和beta们,甚至还有些Alpha久攻不下的高地,迄今单身的旗木卡卡西。

 

“他是位黑发的Omega,他说他是跨国公司的高管,被家里老头压榨劳动力,没事就替他出国开会,挺辛苦的。你看,这样也方便我选择任务目标,搞个异国约会什么的。”卡卡西停顿了下,又补充道:“放心,我私下调查过他的背景,他说的话句句属实。抱歉,关于他的信息我不能透露更多了,我担心他的生活会被打扰。”


大和摆出倾听的姿势,示意他继续说。

 

“我已经标记了他。但是我们这个职业风险高,每天都在钢丝在行走,搞不好哪一天就没命了。所以我想……”

 

大和觉得有必要打断一下,卡卡西目前在他心里的形象已经越来越像那些AO肥皂剧里经典的渣A形象,就算是为人民安全卖命的职业,前辈这种行为也会被Omega保护委员会起诉的。他刚准备开口谴责卡卡西的行为,就被一百八十度的反转打脸了,因为卡卡西接下来说的是:

 

“我想向他求婚。”

 

 

 

-FIN-

 

 怎么就没有脑洞自动生成机

不是正文啊……我要写可能全部重来(x)

等我练练手再动笔……真心想看史密斯paro





评论
热度(241)

© 医生说我没救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