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说我没救了

又来探望我啦?

【卡带】暗涌

好戳我point...........我要发疯了

懒啊:

这篇肯定能在今天写完,所以就在这一页更新了otz握拳







1.


他看上去过得很好。
他看上去过得很不好。
他们谁都说服不了谁。

隔着两把相互瞄准瞄准的手枪的距离,他们得以描摹彼此久违了的脸,底下是数千丈深的悬崖和滚滚大海,寒风猎猎。
远远的有直升机螺旋桨刮动的声音,卡卡西摸不准那是他的后援,还是媒体。两者都对带土不利。
“放手吧带土。”他一千零一次劝说,“放下枪。”他声音有些急切,这对于谈判来说是大忌,可他没有再多的时间了,带土就要逃不掉了。
“哼”带土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他半张脸狰狞的伤疤随着肌肉走向愈加扭曲,像是怒极反笑又像是欣喜若狂。他的声音微微颤抖,依然咬牙切齿:“你个垃圾。”他眼神冰冷得像索命的厉鬼,红口白牙要把人咬出血:“你个废物!”
卡卡西完全赞同:“我是垃圾。”
他辜负了带土的期盼,既没有保护好带土心爱的女孩,也没有看见带土想让他去看的未来。即使是现在,他也一边敷衍着带土一边估算直升机的远近。带土就要逃不掉了,他恨不能扔下枪投降跪下求他快走。然而他肩负起职责,做的却是有条不紊地拖延时间。
带土一张带着半脸疤的鬼面更加狞厉,他以咬碎后槽牙的语调说:“全世界都是垃圾!”

直升机飞到,螺旋桨搅碎了凝固的空气,重机枪伸出,无差别扫射开始。
卡卡西这才全神贯注热烈地望着这个人,用他送给自己的眼睛。也许一起到了另一个世界,他们就能相互理解了吧。
带土突然朝他飞起,迎面把他扑倒在地,卡卡西的后脑勺狠狠撞向礁石,摔得他眼冒金星。带土双手成爪勾住了卡卡西的双手,双腿覆住他的双腿。比他高一点点却比他精壮许多的躯壳牢牢地把他整个盖住,一点缝隙也不留。
他半脸的粗硬伤疤隔着卡卡西的面罩挤在卡卡西脸上,他干裂的嘴唇隔着面罩贴在他的嘴上。
子弹射穿他们身旁的礁石,弹射擦过带土的侧脸,扎破伤疤留下红色的血,滴进卡卡西的左眼。无数子弹射进带土身体里,它们旋转地刺进带土皮肉,在里面游走却没有再钻出,带土嘴里像喷泉一样流出血,沾湿了卡卡西的面罩,卡卡西要窒息在他的血里。
和那年他为了救他被压在石头下一样,到了这种时刻带土突然就会可靠起来,再一次记起其实他比卡卡西要年长,要给卡卡西依靠,而不是无理取闹地撒娇。
卡卡西的左眼又开始哭泣了,这只没用的眼睛,像极了他无能的旧主人。
带土拿出求生一样的意志死死压住卡卡西四肢,语调十分沉稳:“不……会……有……事……的……”
他大脑在激痛中果断关闭了痛感的阀门,此刻除了意识越来越不清晰以外,倒意外地自我感觉良好。卡卡西似乎在挣扎,他似乎也在说什么。等等我快没时间了让我先说!他竭尽全力才能微微开合口腔,来回过了很久才能从枪林弹雨里发出一声气音。
“……”
他努力地要把他实在想说而卡卡西也需要听到的那句话说出口。
“……”
他的血已经流尽了,他嘴唇开开合合,从触感上可以判断出是在说:“……谢……谢……你……”


重机枪扫射了三分钟才结束,侦察兵端着枪从直升机爬梯上跳下来,他们合力把木叶最年轻的指挥官从那摊烂泥下扒出来。那具尸体的指骨绞得实在是紧,最后不得不使用工具凿开。

媒体的直升机抵达,女主播在巨大的风声里做实况转播:“头号反政府武装头目已被成功击毙……下个月将举行他的遗产拍卖活动,所得资金将全力用于帮助受他迫害而失去家庭的孩子……”


旗木卡卡西在那一天交了枪,转职当上教官。
他想他再也无法扣动扳机了。
他在带土的拍卖会上拿全部退休金捧回了一个小盒子,是带土转中校军衔的时候,卡卡西送的礼物。





评论
热度(230)

© 医生说我没救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