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说我没救了

又来探望我啦?

炎症




牙医是个优雅的牙医,永远是优雅地带着一次性橡胶手套,优雅地坐在治疗椅旁,优雅地用牙钳拔牙,动作轻盈得就像在用镊子夹羽毛。
同居的小警察见过几次他工作的状态,站在旁边,指手画脚。
“卡卡西,你拔得出来不?”
“我看你这力气,别说是牙齿,估计连萝卜都拔不起来。”
“要不要我搭把手啊?”
牙医面对小警察带着浓厚自得情绪的热心提议,只是给了自己的助手一个眼神示意,于是呱噪不停的黑发男人便被棕发的女护士请出了治疗室。



直到有一天,小警察自己躺上治疗台。
“哎,你轻点。”
“多轻?”
“像拔萝卜那么轻。”

可是牙齿又不是萝卜。

术后,警察捂着又胀又麻的半边脸,躺在椅子上神情恍惚。
医生问“怎样?少了颗牙还习惯吗?”
“不习惯。”小警察只觉得心灵的防火墙都跟着自己那一排牙一样缺了个口,冷风呼呼地刮。
医生没理会小警察的怅然若失“最近都注意点,不要吃硬的,生冷的东西,不要吐口水,也不要吸东西。”
“那棒棒糖…”
“不可以。”
“可是现在嘴巴里好苦啊。”
于是医生摘下口罩面无表情地亲了一口小警察。
“好点没?”
“没。”小警察撑起上半身,扯着医生的白大褂啃了起来。
保持着交换双唇温度的姿态把小警察按回治疗椅上,医生想,好在现在是在他的私人治疗室内,不然让别人看见真是不太好。




“唔…不要舌吻,不然你的伤口容易发炎………”
“那就让它发炎吧。”







-end-




今天拔了智齿…痛得要死了现在…
脑袋都是木的。



48 5  
评论(5)
热度(48)

© 医生说我没救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