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说我没救了

又来探望我啦?

【卡带】秘密

秘密

cp:旗木卡卡西x宇智波带土



我也不确定是什么。










卡卡西老师,你说带土大哥是不是恋爱了。

鸣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卡卡西正在给他开小炤演示手里剑术。毕竟身为木叶技师,他带的徒弟若是连这个忍者最基本的武器都用不好,那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学生家长也会投诉到火影大人那里说他教师失格——话说回来这学生的家长就是木叶的第四代火影,也是自己的老师,按辈分,卡卡西可能还得管鸣人叫一声师弟。

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卡卡西都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给鸣人单独开课补习。所以明明昨天刚从外地执行完任务回来的他无心休息,第二天就把人喊出来了。

只是他没料到,今天这第一节课,学生就没在专心听讲,还跟自己打听同期好友的八卦。一句话问得他思维打了岔,手上动作没跟上,还反被手里剑划了一刀。

…………不愧意外性NO.1的忍者啊。

看着鸣人从自己随身的小包里拿出印着鱼板图案的OK绷给自己处理伤口,卡卡西叹了口气。

“怎么突然这么问?”

“唔…”黄毛小子单手扶着下巴眯起了眼,看样子是在努力回想。

“就是啊,我刚刚来找老师的路上,见到带土大哥了的说。他提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还扶一个老奶奶过马路。”

“这不是很正常吗?”

带土一直是那样的人,在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面前热情得近乎憨直,也因此格外讨村里的老人家的喜欢。

“我还没说完呢!”鸣人抗议般地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后来大概觉得自己声音太大了,又万分不好意思地降回之前的音量。“他扶完老奶奶,我才知道他手上那些食材不是老奶奶而全是他自己的说。”

“嗯嗯…毕竟他一个人生活,也是要买菜的做饭的啊——”

“卡卡西老师!你是不知道带土大哥买了多少食材!那些新鲜的洋葱,茄子,还有牛肉和秋刀鱼…哎呀总之很多东西,比我妈买的还要多。”

“老奶奶也看见到了,就问他一个人吃那么多啊。结果带土大哥就说不不不,是两人份的。”说到这,鸣人还学起了带土的口吻,双手跟着自己的脑袋都在一个劲地摇,神态间竟还真带了点带土小时候的影子。

卡卡西看到这场景忍不住笑了,还伸手揉了揉鸣人那颗明亮如小太阳的脑袋。

“那也可能是给他宇智波族人做的啊。”

“我的后辈中,就有个叫鼬的经常去你带土大哥那蹭饭吃。”说完,卡卡西还补充了一句“就是佐助的哥哥,他工作性质特殊,经常不能按时回家吃饭,所以去麻烦你带土大哥很正常不是吗?”

“可问题是!”鸣人辩驳道,同时双手把卡卡西揉乱自己发型的那一只手掌推掉了。“老奶奶问他,是不是女朋友,他没否认的说!”怕是没说服力,鸣人还强调“带土大哥就是笑呵呵的,看着特不好意思的样子挠头。”

卡卡西抬眼看着天空,似乎是在根据鸣人的描述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而后他垂下眼,俯视着仰头一脸较真劲望着自己的学生,开口道“他可能只是不好意思说自己还没找到女朋友吧。”

这时,不远处传来女孩子的声音。

“卡卡西老师!鸣人!”春野樱看见这边的师徒二人组,人还远远地站在十里开外就开始朝这边打起了招呼,连带着同行的井野和雏田,一起朝这边围了过来。

“咦…今天不是休息吗?卡卡西老师怎么会和鸣人在一起啊?”井野挑着眉,目光在这一高一矮两人之间逡巡了一番,犀利的眼神看得鸣人感到特别被冒犯,他也不由眯起眼看了回去。

赶在鸣人出声呛人前,卡卡西做出了解释“是的,今天休息。我把鸣人单独叫出来是想教他一些手里剑的小技巧,不过…”他抬起受伤的那只手“太久没练,我大概也要回校重修了。”

“啊啦……真神奇,卡卡西老师也会被自己的手里剑划伤诶。”小樱看了一眼身边的雏田似乎想寻得一些共鸣,不想对方却怯怯地缩到自己身后,满脸通红地望着地面,于是又小声关切地问了一句“雏田,你还好吗?”

“没、没事。”雏田眼神游移,瞄了一眼对面就不再做言语。

井野双手环胸,像个三人小团体里的女老大一样继续问道“啊——那你们现在在这里是干嘛?吹风?”

“我们在讨论带土大哥是不是恋爱了!”鸣人回答,然后又神秘兮兮地跟三位女同学复述了一遍自己和卡卡西所做的讨论分析。

要是对忍术的求知欲也那么强就好了。

卡卡西叹了口气,听着鸣人把今早的所见所闻进行了收尾。

“不会的啦,带土大哥要是有了女朋友,一定会告诉我们大家的。”小樱听完后摆摆手觉得这绝对不可能。“我和卡卡西老师的观点一样,觉得应该就是给他爱蹭饭的朋友做的。”

“那带土大哥太小气了,我也是他的朋友,为什么不给我做。”

“那是你不去找他。”

“那我等会就去找他!”鸣人哼哼。“我要去他家吃晚饭!他家还有好多游戏,我可以在那跟带土大哥通宵玩。”

“诶!我也好想去啊——”小樱看着也跃跃欲试“之前和带土大哥玩“亲热暴力”的掌机游戏完全玩不过他,一直想再比一次。”

“那一起去呀!”有人附议,鸣人更开心了。“还可以叫上佐助,我们一起去找带土大哥通宵玩。”

“通宵可不行。”一直在旁边没作声的卡卡西开口了打断了两个学生的计划“玖辛奈师母不会允许的,小樱估计也是,而且这会影响明天我们的任务。”

“也是哦……唉!”两个小孩子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我怎么觉得,带土大哥,应该是恋爱了?”这时井野突然插话,将全场的注意力都抓了过来。

“因为我昨天看见他买花了哦。”

“啊?”

“买花?”

“嗯。”井野单手托腮,在努力回忆昨天的事情。“一开始只和店员说要花来送朋友,又不知道选什么花合适,所以在那挑了好久才选定了当日限定供应的飞燕草哦。”

鸣人听到这,不屑地撇撇嘴。“不就是买花嘛…那又怎样?”

井野对此哼了一声“怎样?带土大哥可是先是在花店门口兜兜转转了几次哦!鬼鬼祟祟的样子吓得店长差点要报木叶警卫处呢。”

“后来下定决心的样子进店说要买花送人,又在那挑了一个上午的花。好不容易挑定了,又突然一脸担心问老板送花会不会太娘被笑话之类的…差点就反悔不买了。”

“总之啊,那小心翼翼的较真样子,说不是给女朋友挑花,我才不信呢。”说到最后井野给出了个人结论。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担心送花太娘呢?明明女孩子都可喜欢花了……”

“那,那个…”这时一直躲在一边的雏田开口了“我也觉得,带、带土大哥有女朋友…………嗯………”她对着手指,说到女朋友三个字,不知是想到什么,原本还能平视对面的目光又悄无声息地挪到了地上。

“嗯嗯嗯!”鸣人摆出一副小侦探的架势,表情莫测地点点头。“带土大哥真坏,交了女朋友也不跟我们说!”

“没想到带土大哥真的交女朋友了啊……呀,不知道我什么也能和…………啊!佐助君!”本在自言自语的小樱眼尖地瞟到不远处的佐助,立刻叫了起来。然而对方给予的反应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瞥。

“哦~刚好来了个宇智波,这下直接问他就好了嘛。”

“对啊!佐助和带土大哥一样住在宇智波的族地里的说,一定知道些什么!”

于是以鸣人为首的八卦小队集体朝着佐助的方向挪了过去,而作为在场唯一的大人,卡卡西表情颇为头疼地叹了口气,亦步跟了上去。

“你们好无聊。”听了鸣人的前情梗概,佐助一脸嫌弃。“有这个心情八卦别人,还不如多学学忍术,吊车尾。”

“你就不好奇吗??带土大哥的女朋友哦!”

“不好奇。”双手环胸的黑发少年,眉宇间带着同期生所没有的成熟老练。毕竟是成长于宇智波富岳的家教之下,家里还有个天才的宇智波鼬,佐助对提升忍术超越哥哥以外的事情都兴趣不大也是情理之中。

“什么嘛!”

“不过……”作为同期中最为聪明的学生,佐助语峰一转“如果带土真的有什么女朋友,应该也不是我们宇智波的人。之前母亲给他牵线族内的人也都被他拒绝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佐助的目光状似不经意扫了眼那个百无聊赖已经看起了口袋书的银发男人。

“佐助君,你妈妈还做这个啊?”

佐助闻言,收回了视线看向了问话的井野“宇智波一族为了保障血统延续的惯例罢了。”

“怎么办,我现在对这个事越来越好奇了的说!”鸣人已然憋不住的样子“要不我们约个时间一起去找带土大哥?找他问清楚。”

末了对小樱挤眉弄眼“问完还可以在他家通宵打游戏…哎哟!”话没说完头上就被单行本的亲热天堂拍了一个包。

旗木卡卡西盯着鸣人,眼神冰冷“我说过了,通宵不行。”

语末,神情一缓,他又忽然和蔼地笑眯眯道“鸣人,手里剑术的动作要领我已经跟你演示过了,你回家好好练习,明天我要检查成果。”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都散了吧,好孩子该回家吃晚饭了。”

于是,高大的老师把学生们一个个安全送回家。等自己独身一人回到了木叶的单身公寓楼下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在晚霞和夜色交织的天色下卡卡西抬起眼,发现家里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我回来了。”

拉开门的瞬间就看到了昨天刚收到的飞燕草,那一大束紫色的花朵已经被他放到了花瓶里用来装点玄关。但大概因为还没习惯,卡卡西还是蓦地被这朝气蓬勃的生命点亮了的眼。

送花人把花递过来时的别扭样他现在还记得清楚,一脸不情不愿就像小时候和同班的女医忍一起给他送生物礼物一样,磕磕巴巴地说祝贺你任务顺利完成喂笨卡卡你笑什么笑我送你花有那么好笑吗!

紧接着他闻到了洋葱鸡蛋烧的香气,厨房里还传来了煎东西的滋滋声。卡卡西回想了一下鸣人之前报过的菜单,猜想可能是秋刀鱼。

特意进厨房看一眼,煎锅上冒着香气的并不如他所想是自己的最爱,而是一条茄子。

“我还以为你在煎秋刀鱼。”

本是一句简单的陈述句却被一根筋的对方理解成了抱怨“爱吃吃,不吃拉倒。”

说完还不解气,作势就要赶人,结果推搡期间注意到他手上的ok绷,就不是特高兴地质问原因。

“技术不行了,给学生演示手里剑结果把自己划伤了。”

这个回答明显给了对方新的话语制高点,但见那人一脸得意“你现在求我,我还愿大发慈悲给你补补基本功。”

“好啊。”远近闻名的木叶技师笑弯了眼,摘下了口罩倾身过去把对方堵在了暗台边上。“那就拜托老师了,今晚。”

刻意压低的声线好像勾起了什么糟糕的回忆,那人手抵着他的胸膛便不再作声,耳朵却是越来越红。

简直跟小时候一样。

卡卡西咬了一口那在鬓旁如一颗红扇贝般的耳朵“先吃晚饭吧,茄子再不管要糊了。”

坐回到餐桌旁的时候,他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从佐助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是知道些什么了。而他的另两位学生,早晚也会跟自己的同期好友一样从他与这个人相处的细枝末节间察觉到两人远高于普通朋友的非比寻常。

不过,在小朋友们自己发现这个早是公开秘密的关系前,能从他们口中了解到那个家伙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所作的反应,那些属于对方的微不足道的小秘密,也挺好的。





-END-










初衷是想写【地下恋情前提下,卡在别人谈论起土的恋人时假装四处看风景】

最后成了那么篇有些流水账意味的东西我也很莫名。

发展还多少有些和saika太太的最佳私藏撞,写的还没人家好,真是不好意思。0-<<





以下是可以略过的逼逼叨:

之前看过一个太太的观点,大意是关于家政土的可实现性几乎为0,不仅家政土,家政卡也是,家政中年组这种存在是不可能的。两个人最可能的状况就是每天都下馆子吃泡面外卖,厨房万年不开锅。

我觉得好萌诶。我还挺想写这样的两个人的,甚至为了谁下楼去丢外卖盒而起争执。

只是这里因为剧情需要所以还是写了家政土,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写到这样的剧情。





评论(15)
热度(224)

© 医生说我没救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