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说我没救了

又来探望我啦?

一条鱼🐟

一条鱼,无头无脑,写着开心。















老大爷说带土是捡来的,他们家没有哪个人像他一样。
像他哪样?
老大爷又不说,鼻孔出气,哼一声就不理人了。
带土气死了,又气又急又想哭感觉一下子就孑然孤独自己一个人。
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那么大,他躺在树底下的草坪上想自己是哪不对劲了要被开除祖籍,还没把这个问题想明白,新问题就来了——

“你发什么呆。”

是隔壁的卡卡西。

带土看着那个突然从视野角落里冒出来的白毛小鬼,嫌烦地挥了挥手“走开走开,看着你就心烦。”

“我也不想看见你。”卡卡西说,但那双深色的眼睛依然没移开,表情恹恹的自带一股知识分子看文盲独有的清高劲。


“要不是水门老师让我一帮一每周辅导你功课,谁要来看你啊。”

说完卡卡西也顺势往草坪上一坐,解下书包从里面掏出了课堂讲义。

“谁要你辅导!”带土在草地上翻了个滚坐起来。“我加入一帮一小组是想找,找…………”同班女同学的名字在舌尖上转了半天,最终还是被他怂怂地咽了回去。带土像是突然被拔了气门芯的车胎,整个人都瘪了下去,垂头丧气地坐回了地上。“总之才不是想你这个死鱼眼假清高来辅导我。”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没打算接话。只是把自己做的笔记和课堂讲义翻到了最新的进度扔到了带土跟前。“自己看,有什么不懂的问我。”



说完,又从包里抽出一本橙黄橙黄的小本本,兀自看了起来。



带土气闷。“凭什么我看讲义,你看小黄书。”



“你想看的话,我这本看完可以借你。”卡卡西面无表情地说。“前提是你先把我给你的讲义看完,然后做一遍课后习题还不出错。”



那八成是没戏了。

带土想。

因为他做课后习题就没全对过。























26  
评论
热度(26)

© åŒ»ç”Ÿè¯´æˆ‘没救了 | Powered by LOFTER